艺术外一章-国防部示範乐队 立下良好的示範

完型治疗 admin 评论

从中央到地方,不同政党间儘管对许多议题有不同的看法,但少数的共识是:台湾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及强韧的生命力,而且人是台湾最大的资产,不绝如缕地构成一幅幅美丽风景。看似混乱、政治挂帅的社会,其实大部分人自有其因应方式,人与人之间依然善良温暖的互

从中央到地方,不同政党间儘管对许多议题有不同的看法,但少数的共识是:台湾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及强韧的生命力,而且人是台湾最大的资产,不绝如缕地构成一幅幅美丽风景。看似混乱、政治挂帅的社会,其实大部分人自有其因应方式,人与人之间依然善良温暖的互动,一种不必言说的心灵默契,具体而微地展现软性国力。

台湾很久没盖剧场的问题,常被提及,虽然政府有想法、计画,但速度慢,与需求间造成期待落差。回顾民国六十七年,文化建设计画纳入我国十二项建设之一,以「建立每一县市文化中心,包括图书馆、博物馆及音乐厅」为目标。这些馆舍陆续完成后,经过一、二十年的使用,现已显窳陋,且多数由非专业人士经营,如能由软硬体面来进行提升、整顿与修缮,活化剧场,短期间至少可弥补新建剧场的不足。值得庆幸的是,不管是蓝或绿执政,文建会都把这样的议题有所延续、列入重点。

然而,地方文化中心人力专业、员额困乏,与外界同步脉动的成长活力不足,新观念和想法难以注入;人少事繁,要做到专业水準恐力有未逮。剧场的经营管理与文化活动的企划行销都是属性殊异的领域,这类人才也无法依照目前的任用办法在短时间补足或完成增额配置,若希冀文化中心发挥专业剧场层级的功能,近乎奢求。

以往很多学音乐的男生,对服兵役多少会有所担心,忧虑必须不断练习的技艺,会因为当兵被迫停止,耽误所学,甚至影响日后深造机会,所以有人会以增胖、减重或其他方式规避服役,但自从国防部示範乐队开放接受大专兵后,原来的顾虑已大有改善。这样人才为国所用的制度,不但充实部队的音乐实力,对役男个人的成长也有助益,具相得益彰之效。后来,空、陆、海军乐队也陆续加入开放,同样有一举两得之妙。

国家交响乐团现任、前任指挥吕绍嘉、简文彬及首席吴庭毓、台北市立交响乐团首席姜智译…等许多知名音乐家,都是从示範乐队退伍。两年兵役对他们的职业生涯来说,反而是一种养分和不同的刺激,这对学艺术的人来说,那是一段在踏入社会或深造前的沉潜与思索时光,更是一段不同于学生时代、难能可贵的经验,成为往后自我参照的重要座标。

对于其他艺术科系的学生,就没有这幺幸运。即使文化替代役已有法源,但在员额数、资格认定、工作内容和场域上应有更贴切的配套。如果是在艺文馆所从事一般庶务、收发等,无法接触到核心业务,对双方来说,都是资源浪费。台湾的艺术院校培育了充沛的人才,毕业后直接以其专长服文化替代役,除学以致用,还能填补文化中心的欠缺人力,是人才供需可思考的新模式。

艺术科系包括各型式的展演创作、剧场技术、经营管理、博物馆及美术馆运作管理、文化资产保存等,如果人才供应链能从服兵役开始形成,当一年期满退伍,对整个产业生态和自己的生涯规画有更清楚的认知,更易于找到人生方向与发挥专业。

国防部对艺文产业已相当熟稔,从早期的艺工队到示範乐队、三军乐队等,在文化替代役的落实上,绝对能扮演更为积极的角色。文建会与教育部也应推动扩充文化替代役名额,让文化人才投入专业场域,相信对于役男和服务单位,都会受益良多。

人放对地方就是人才,如能透过媒合机制,促成文化替代役与县市展演场所之连结,将可使役男发挥所长,艺文馆舍得有心血活力的加入。文化政策的思考上宜「软硬兼施」,独厚硬体,可能会创造更多蚊子馆;人才对于形塑艺文生态和促进文化参与有一定的影响,文化替代役或可提供一个人才接轨的创新管道。

(作者为台北艺术大学校长)

(中国时报)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
网友最新评论